北京赛车开奖记录pk

樂視網走向“終局”?

時間:2019年04月04日 16:43:35 中財網
  在賈躍亭的法拉第未來與九城達成合作漸有起色的時期,他背后的樂視網已經到了懸崖邊緣的最后一步了。

  自2018年7月13日以來,樂視網幾乎持續著每五個交易日發布一次公司股票可能被暫停上市的風險提示公告,期間樂視網股價起起伏伏,一度成為上漲妖股,但又在不久后被打回原形。

  4月1日,樂視網再次發布最新的《可能被暫停上市的風險提示公告》(以下簡稱《風險提示公告》),這份公告內容非常豐富,且基本傳遞出了“暫停上市大局已定”的結論。【鋒芒智庫】試圖從這份公告以及相關信息中總結樂視網目前面臨的真實情況,以及未來前瞻。

  樂視網即將暫停上市:凈資產預計為負
  有兩個點可能觸發樂視網暫停上市,一是2018年報告凈資產為負,二是連續兩年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樂視網近一年來一直竭力試圖挽回2018年報凈資產為負的結局。因為已經長期沒有資金進入解救樂視,樂視網將希望寄托于樂融致新出表和資產的評估工作,在2018年業績快報中就已經做出了相應說明,樂融致新的估值情況將直接影響上市公司所有者權益數字為正或為負。

  來源:樂視網業績快報
  最新的《風險提示公告》中則顯示預計樂融致新評估結果在35億元以下,上市公司無形資產評估結果在10億元以下,公告直接預計2018年度歸屬公司所有者權益為負。

  樂視的非上市體系與上市公司之間的欠款是負面問題產生的直接原因。2018年1月樂視網安防部投資者說明會公告,彼時融創的孫宏斌這樣形容:“對關聯交易知情。但錯判之處在于,關聯方欠上市公司的債務無法得到有效償還。人有時候要敢叫日月換新天,有時候也要愿賭服輸。”

  顯然一年多過去后,沒有下一個孫宏斌出現,關聯方債務果然也沒有解決。《風險提示公告》中稱,“因大股東及其關聯方債務問題處理陷于停滯狀態,且上市公司通過經營業務實現的現金流入已無法覆蓋日常經營費用支出,上市公司無法解決對金融機構和供應商欠款。”

  2018年12月19日樂視披露《關于公司合并報表范圍變更的公告》顯示,樂融致新不再納入合并范圍后,經初步統計截至目前,上市公司合并范圍對大股東及其關聯方應收款項約28.4億元。

  《風險提示公告》中說,就目前與非上市體系關聯公司談判進展及推動情況,后續談判效果仍很大程度依賴大股東處理意愿及態度。上市公司未因債務解決獲得直接現金流入,抵債獲得資產進行處置取得現金需要較長時間且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上市公司短期無法從目前已達成的關聯方債務問題解決計劃獲得現金支持,因資金缺乏導致的上市公司經營困境并不能直接、有效解除。

  概括的話,可以理解為賈躍亭并沒有意愿和主動態度來解決樂視網的債務問題。此前,“以資抵債”被樂視網視為主要方案,但本次公告顯示未達成以資抵債方案。并且“以資抵債”過程轉換為真金白銀的時間需求太長,不確定性太大也很難挽救樂視網的資金短缺。

  關聯方債務問題也是2017年樂視網被審計單位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的原因之一。《風險提示公告》表示2017年度審計報告中“無法表示意見”所涉及事項尚未完全消除,也就是說即使出現奇跡凈資產為正,仍有很大可能因為連續兩年的審計報告被暫停上市。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樂視網也基本失去了重新起步依靠業務營收填補缺口的機會。在樂融致新出表后,樂視網幾乎失去了持續運營的業務板塊——而資本危機導致的品牌口碑崩盤,致使視頻內容平臺等業務也難以正常開展。

  2018年樂視網報披露之日,或許就是別離A股資本市場之時。

  2019年后恢復上市還是終止上市?

  如果樂視網因為上文所述理由被暫停上市,那么2019年就成為決定性的一年。暫停上市只是暫離,樂視網仍有最后的理論上的機會重回市場。樂視網處于深交所創業板,如果因為凈資產為負暫停上市的話,那么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2018年11月修訂)相關規定,公司在暫停上市后恢復上市要具備以下條件:
  (一)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及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均為正值;
  (二)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期末凈資產為正值;
  (三)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見、無法表示意見或者否定意見的審計報告;
  (四)本所認為需具備的其他條件。

  即是說,在法定披露期限內披露經審計的暫停上市后首個年度報告中,樂視網需要同時滿足三個條件:將凈資產轉正、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為正、審計報告出具“無保留意見”。這也就意味著,樂視網需要在2019年做到解決資金危機、關聯方債務問題、重啟主營業務。

  如果沒有做到規定中的四個條件并在規定期間內申請恢復上市,那么樂視網就正式步入“終止上市”階段,徹底告別A股市場了。

  不難看出,樂視網困局的關鍵點在于資金困局,而在賈躍亭赴美造車、融創孫宏斌宣告認賭服輸后,上市公司現有資產價值能否吸引新的救火資金?

  這顯然要打上大大的問號。不僅如此,樂視網的股權也問題重重,賈躍亭仍然持有上市公司23.47%的股份,占公司21.5%的股份被質押,同時賈躍亭所持近乎所有股份被司法部門凍結、輪候凍結償還債務。

  4月2日,也就是《風險提示公告》后的第二天,樂視發布了一條《關于公司收到還款通知的進展公告》,乍看之下令人眼前一亮,但仔細查看公告內容則發現不過是一次與樂視影業、北京文科之間的債務抵消。

  簡單說,2017年樂視網全資子公司樂視新生代與樂視影業簽訂了《網絡劇預購合同書》并預付了1.2億元;2019年1月雙方協議解除,要求樂視影業歸還預付款;樂視影業代替樂視新生代向欠款方北京文科歸還租賃租金及罰息1.18億元,三方債權債務關系消除。

  4月2日公告最后的結論仍然令人絕望:
  “截止目前,大股東及其關聯方債務處理小組對上市公司債務解決未有新實質性進展,上市公司未因債務解決獲得任何現金支持。”

  “截止目前,上市公司不具備利用外界現金資助、貸款及自身經營性現金流解決既有債務問題的條件。”

  從這樣的形勢來看,樂視網暫停上市已經板上釘釘,終止上市似乎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影業、電視業務“去樂視化”,樂視或許已被拋棄
  融創中國在百億馳援樂視遭受失敗打擊后,從2018年開始著手切割樂視非上市體系中的價值資產。

  2018年9月22日,融創中國以7.7億元接手樂視控股持有的新樂視智家、樂視影業資產。公司品牌名稱更改為樂融致新、樂創文娛,與樂視品牌進行切割,也讓市場坐實了“樂視”如今已經成為品牌負面的事實。

  只是更名之后,又是天災人禍,樂創文娛過得也并不好。2018年樂創文娛寄予眾望的電影是張藝謀導演的《影》和郭敬明的《爵跡2》,結果《爵跡2》因為范冰冰事件撤檔至今沒有公布新檔期,《影》在備受矚目的國慶檔上映,但最終僅獲得6.28億元票房,乏善可陳。

  樂創文娛似乎也沒有精力和試錯能力迅速去運營下一個大項目。2019年目前《秦明·生死語者》成為其主推電影,即將于4月12日上映。從投拍陣容和題材、宣傳來看,這也并非是一部高投入的電影。

  這個檔期夾在4月5日的《雷霆沙贊!》和4月24日的《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之間,往好了說是抓住了一個空檔,但也意味著基本沒有黑馬的可能性。對樂創文娛來說,擺脫樂視二字之后或許仍然需要一段時間休養生息。

  另一邊,2019年3月“2019樂融合作伙伴大會”上樂融致新宣布重啟電視業務,與聯發科達成戰略合作關系,進一步淡化“樂視”品牌突出“樂融”。但在傳統電視豪強+小米組成的日益穩固的電視市場中,新的letv要重新贏得消費者認同恐怕也非常困難。

  這兩塊業務,也可以說是帶有“樂視”標簽下碩果僅存的部分。它們在急著與樂視網劃清界限時,其實也早在宣告樂視網已經基本被所有人拋棄了。(鈦.媒.體.指.月)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