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开奖记录pk

*ST高升: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北監管局《行政處罰和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

時間:2019年10月17日 19:05:55 中財網
原標題:*ST高升:關于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北監管局《行政處罰和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的公告


證券代碼:000971 證券簡稱:*ST高升 公告編號:2019-113號



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關于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北監管局

《行政處罰和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的公告



本公司及董事會全體成員保證公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和完整,沒有虛假記載、
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




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或“高升控股”)于
2018年9月27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國證
監會”)《調查通知書》(編號:鄂證調查字201861號)。因公司涉嫌
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中
國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具體內容詳見公司于2018年9
月28日在指定信息披露媒體上刊登的《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
知書的公告》(公告編號:2018-97號)。


2019年10月17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湖北監管局下發的《行
政處罰和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編號:鄂處罰字[2019]5號),現將
主要內容公告如下:

一、《行政處罰和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主要內容

“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韋振宇、李耀、張一文、孫鵬、董紅、許
磊、陳國欣、雷達、趙亮、田迎春、董炫辰、姚遠、翁遠、左風、張
馳、蒲煒、唐文:

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案已由我局調查完畢。

我局依法擬對你們作出行政處罰及采取市場禁入措施。現將我局認定
的事實、理由、依據及你們享有的相關權利予以告知。



經查明,髙升控股涉嫌信息披露違法的事實如下:

一、上市公司關聯方的認定

(一)北京華嬉云游文化產業有限公司

北京華嬉云游文化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嬉云游)系高升控
股實際控制人韋振宇的父親韋俊康控制的公司。經查,華嬉云游直接
股東楊瑞剛,間接股東何圓、呂茂本分別與韋俊康簽訂《委托持股協
議》,由楊瑞剛、何圓和呂茂本作為韋俊康出資的名義持有人,代為
行使相關股東權利。


(二)北京神州百戲文化產業有限公司

北京神州百戲文化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州百戲)為華嬉云
游的第一大股東。神州百戲系高升控股實際控制人韋振宇的父親韋俊
康控制的公司。經查,神州百戲股東為何圓、呂茂本,該2名股東分
別與韋俊康簽訂《委托持股協議》,由何圓和呂茂本作為韋俊康出資
的名義持有人,代為行使相關股東權利。韋俊康享有對神州百戲的知
情權、參與管理權、監督權、投資收益取得權,以及對代持股份增加、
轉讓的權利,承擔相應的投資風險。


(三)北京文化硅谷資產運營集團有限公司

北京文化硅谷資產運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文化硅谷)系高
升控股實際控制人韋振宇的父親韋俊康控制的公司。經查,韋紅星、
韋俊瑞通過直接和間接的方式合計持有文化硅谷約82.08%出資份
額,韋紅星、韋俊瑞系代韋俊康持有上述全部出資份額。韋俊康享有
對文化硅谷的知情權、參與管理權、監督權、投資收益取得權,以及
對代持股份增加、轉讓的權利,承擔相應的投資風險。


(四)北京華蝶嘉藝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北京華蝶嘉藝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蝶嘉藝)系高升控


股實際控制人韋振宇的父親韋俊康控制的公司。經查,華蝶嘉藝股東
為韋紅星、韋俊瑞(各持有50%份額),該2名股東分別代韋俊康持
有華蝶嘉藝的出資份額。韋俊康享有對華蝶嘉藝的知情權、參與管理
權、監督權、投資收益取得權,以及對代持股份增加、轉讓的權利,
承擔相應的投資風險。


(五)北京卓越領創科技中心(有限合伙)

北京卓越領創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卓越領創),系高
升控股實際控制人韋振宇的父親韋俊康控制的企業。卓越領創共2名
合伙人,分別為華蝶嘉藝和北京雙和康泰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
稱雙和康泰)。經查,華蝶嘉藝系由韋紅星、韋俊瑞代韋俊康持有的
公司,雙和康泰亦系由韋紅星、韋俊瑞代韋俊康持有的公司(各代持
50%份額)。


上述華嬉云游、神州百戲、文化硅谷、華蝶嘉藝和卓越領創5家
公司均為高升控股實際控制人韋振宇的父親韋俊康控制的公司,根據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40號)第七十一條第三
項之規定,以上5家公司均為高升控股的關聯方。


二、高升控股未按規定披露與關聯方之間的關聯交易

(一)高升控股作為共同借款人為關聯方借款,實質形成關聯擔
保行為,構成關聯交易

1.2017年10月30日,高升控股與其控股股東北京宇馳瑞德投資
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宇馳瑞德)、藍鼎實業(湖北)有限公司(以下
簡稱藍鼎實業)作為共同借款人,與出借人趙從賓簽訂借款協議,借
款金額1億元。


2.2017年10月30日,高升控股、文化硅谷作為共同借款人,與
出借人熊斐偉簽訂借款暨擔保合同,借款金額1億元。



3.2017年12月29日,高升控股、韋振宇、韋俊康作為共同借款
人,與出借人周守賓簽訂借款合同,借款金額1,000萬元。


4.2018年1月9日,高升控股、宇馳瑞德、藍鼎實業、華嬉云游、
韋俊康共同與出借人朱凱波簽訂最高額保證借款合同,借款金額
2,500萬元。


5.2018年1月29日,高升控股、宇馳瑞德、藍鼎實業、華嬉云
游和韋俊康作為共同借款人,與出借人蔡遠遠簽訂最高額保證借款合
同,借款金額4,000萬元。


6.2018年3月16日,高升控股、藍鼎實業、文化硅谷作為共同
借款人,與出借人嘉興國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興國瀚)
簽訂最高額5,000萬轉貸資金使用合同。


7.2018年4月26日,高升控股、宇馳瑞德、藍鼎實業、華嬉云
游、神州百戲和韋俊康、李耀、張一文等作為共同借款人,與出借人
田恒偉簽訂借款協議,借款金額4,715萬元。同日,高升控股又作為
保證人為上述4,715萬元借款提供擔保。


依據上述7筆(1-7項)共同借款協議內容,并結合協議履行的
情況看,該借款的收款方和使用方均不是高升控股,而是高升控股的
關聯方。高升控股在上述共同借款事項中,主要承擔一定條件下的還
款義務,實質構成擔保法律關系。依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
第七十一條第三項之規定,上述7筆借款擔保事項構成關聯交易。


(二)高升控股直接為關聯方提供擔保,構成關聯交易

8.2017年3月14日,宇馳瑞德分別與上海汐麟投資管理有限公
司(以下簡稱上海汐麟)簽訂借款2億元的《借款合同》,與新疆騎
士聯盟股權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騎士聯盟)簽訂1,200萬元的《財
務咨詢協議》。同日,高升控股與上海汐麟及騎士聯盟簽訂《保證合


同》,為宇馳瑞德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同時,藍鼎實業、華嬉云游、
神州百戲、韋俊康、韋振宇等為以上借款提供連帶保證。


9.2017年4月24日,宇馳瑞德與北京碧天財富投資有限公司(以
下簡稱碧天財富)簽訂借款1億元的《借款合同》。同日,高升控股
與碧天財富簽訂《保證合同》,為宇馳瑞德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同時,
藍鼎實業、韋俊康、韋振宇等為該筆借款提供連帶保證。


10.2017年6月6日,藍鼎實業與北京中泰創盈企業管理有限公
司(以下簡稱中泰創盈)等簽訂借款4.5億元《委托貸款借款合同》,2017年6月高升控股為該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


11.2017年6月,高升控股向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
京市分公司(以下簡稱華融北分)出具《承諾函》,對還款人神州百
戲與出借人華融北分簽署的《還款協議》及其補充協議項下的全部
5.5億元債務承擔連帶擔保責任。


12.2017年8月15日、2017年10月18日,藍鼎實業與深圳市前
海高搜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搜易)及南洋商業銀行(中
國)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以下簡稱南洋商業銀行)簽署2份《委托貸
款協議》,高搜易基于上述2份《委托貸款協議》向藍鼎實業分別提
供借款2.94億元和1.58億元。2017年8月15日、2017年10月18
日,高升控股分別與高搜易簽訂《保證合同》,為以上兩筆借款提供
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13.2017年8月,卓越領創與北京惠澤巖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
簡稱惠澤巖土)簽訂《借款合同》,卓越領創向惠澤巖土借款1億元。

2017年9月1日,神州長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州長城)向
惠澤巖土開具1億元商業票據(惠澤巖土系神州長城工程分包方)。

2017年9月8日,高升控股向神州長城出具《商業承兌匯票兌付擔


保承諾函》,對上述商業匯票承擔兌付保證責任。


14.2017年12月28日,高升控股、韋俊康作為保證人簽署《借
款協議》,為神州百戲與寧波華滬銀匙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
稱寧波華滬)簽署的1,668.33萬元《借款協議》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
保。


15.2017年11月17日,北京世宇天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
簡稱世宇天地)與深圳市國信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信保理)簽
署《國內保理合同》,由國信保理受讓世宇天地持有的宇馳瑞德開具
的4,000萬元商業票據的全部票據權利。高升控股于2017年11月19
日向國信保理出具了《商業承兌匯票承兌擔保及無條件回購承諾函》,
高升控股作為擔保方承諾承擔擔保責任,代為履行付款義務和對標的
匯票承擔無條件回購義務。


16.2018年1月27日,藍鼎實業與浙江中泰創展企業管理有限公
司(以下簡稱中泰創展)簽署了2,250萬元《借款合同》,高升控股
向中泰創展出具《第三方無限連帶責任保證書》,對以上借款承擔連
帶擔保責任。


17.2018年6月20日,藍鼎實業與深圳市寶盈保理有限公司(以
下簡稱寶盈保理)簽署了1,418.09萬元《借款合同》,同日,高升控
股與寶盈保理簽署《保證合同》,對以上借款承擔連帶擔保責任。


18.2018年6月25日,文化硅谷與北京北洋博天商貿有限公司(以
下簡稱北洋博天)簽署了6,415萬元《借款協議》,該協議同時約定
高升控股、韋振宇、韋俊康為該借款提供擔保。2018年9月30日,
文化硅谷與北洋博天簽訂《關于借款展期及新增借款安排的補充協
議》,協議約定對上述借款展期,并新增6,414萬元借款,高升控股、
韋振宇、韋俊康、宇馳瑞德、藍鼎實業、神州百戲和華嬉云游就上述


2筆借款承擔連帶擔保責任。


依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七十一條第三項之規定,
高升控股上述11起(第8-18項擔保事項)為其關聯方提供擔保的事
項,構成關聯交易。


(三)高升控股拆借資金給關聯方使用,構成關聯交易

19.2018年7月18日,高升控股與董云巍、鄢宇晴簽訂4,000萬
元《借款及保證協議》,韋振宇、韋俊康對以上借款承擔連帶保證責
任,《借款及保證協議》約定董云巍、鄢宇晴將資金直接打入文化硅
谷賬戶。2018年7月19日,董云巍、鄢宇晴分別將合計4,000萬元
資金打入文化硅谷賬戶。


依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七十一條第三項之規定,
上述拆借資金給關聯方使用的行為,構成關聯交易。


《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14年修訂、2018年修訂)
第10.2.3條規定,上市公司與關聯自然人發生的交易金額在三十萬元
以上的關聯交易,應當及時披露。第10.2.4條規定,上市公司與關聯
法人發生的交易金額在三百萬元以上,且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
凈資產絕對值0.5%以上的關聯交易,應當及時披露(高升控股2016
年凈資產為35.14億元,2017年為36.85億元,2018年為19.4億元)。

第10.2.10條規定,上市公司在連續十二個月內發生的以下關聯交易,
應當按照累計計算的原則適用本規則10.2.3條、10.2.4條和10.2.5條
規定:(一)與同一關聯人進行的交易;(二)與不同關聯人進行的與
同一標的相關的交易。依據上述規定,高升控股前述19項關聯交易
事項系應當及時披露的關聯交易事項,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
(以下簡稱《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二項所述的
應當立即予以公告的重大事件。對于上述所有關聯交易事項,高升控


股未按規定履行關聯交易審議程序并及時披露,違反了《證券法》第
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二項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
十三條第一款所述未按規定披露信息的行為。


高升控股未按規定披露上述19項關聯交易的行為,其具體責任
人員如下:

1.高升控股與宇馳瑞德、藍鼎實業向趙從賓借款1億元,未及時
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2.高升控股與文化硅谷向熊斐偉借款1億元,未及時披露該信息
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3.高升控股與韋振宇、韋俊康向周守賓借款1,000萬元,未及時
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4.高升控股與宇馳瑞德、藍鼎實業等向朱凱波借款2,500萬元,
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5.高升控股與宇馳瑞德、藍鼎實業等向蔡遠遠借款4,000萬元,
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6.高升控股與藍鼎實業、文化硅谷向嘉興國瀚借款5,000萬元,
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李耀、時任財
務總監張一文,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為時任董事韋振宇、時任董事孫鵬;

7.高升控股與宇馳瑞德、藍鼎實業等向田恒偉借款4,715萬元,
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李耀、時任財
務總監張一文;

8.高升控股為宇馳瑞德與上海汐麟2億元借款協議及與騎士聯盟
1,200萬元財務咨詢協議提供擔保,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
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9.高升控股為宇馳瑞德與碧天財富1億元借款協議提供擔保,未


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10.高升控股為藍鼎實業與中泰創盈4.5億元借款協議提供擔保,
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11.高升控股為神州百戲與華融北分5.5億元借款協議提供擔保,
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12.高升控股為藍鼎實業與高搜易2筆共4.47億元借款協議提供
擔保,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
宇;

13.高升控股為宇馳瑞德開具的4,000萬元商業票據提供擔保,未
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14.高升控股為神州百戲與寧波華滬1,668.33萬元借款協議提供
擔保,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
宇;

15.高升控股為卓越領創與惠澤巖土(神州長城)1億元借款協議
提供擔保,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
振宇;

16.高升控股為藍鼎實業與中泰創展2,250萬元借款協議提供擔
保,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韋振宇;

17.高升控股為藍鼎實業與寶盈保理1,418.09萬元借款協議提供
擔保,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李耀、
時任財務總監張一文;

18.高升控股為文化硅谷與北洋博天合計12,829萬元借款協議提
供擔保,未及時披露該信息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李
耀,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為時任董事韋振宇;

19.高升控股拆借4,000萬元給文化硅谷使用,未及時披露該信息


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董事長李耀、時任財務總監張一文,其
他直接責任人員為時任董事韋振宇。


三、高升控股未在2017年年度報告中披露為關聯方擔保的關聯
交易

上述關聯交易事項中,第1-3項,第8-15項,共11起為關聯方
擔保的關聯交易均發生在2017年度。對此,高升控股未依據《公開
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2號——年度報告的內
容與格式(2017年修訂)》(證監會公告[2017]17號)第四十條,以
及《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14年修訂)》相關規定,在2017
年年度報告中披露上述關聯交易。


高升控股在2017年年度報告中未披露為關聯方提供擔保的關聯
交易,違反了《證券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構成了《證券法》第一
百九十三條第一款所述的“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
人所披露的信息有重大遺漏”行為。上述違法行為,時任董事長李耀,
時任財務總監張一文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時任董事韋振宇、孫鵬、
董紅、許磊、陳國欣、雷達、趙亮、田迎春,時任監事董炫辰、姚遠、
翁遠,時任高管左風、張馳、蒲煒、唐文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此外,韋振宇作為高升控股實際控制人,隱瞞其知曉的高升控股
為關聯方提供擔保、拆借資金給關聯方使用等行為,不通知上市公司
并督促其履行關聯交易審議及信息披露義務,構成《證券法》第一百
九十三條第三款所述實際控制人指使從事信息披露違法行為。


以上事實,有相關企業工商登記資料、銀行資料、相關協議、公
告、詢問筆錄及情況說明等證據證明。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
《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的規定,我局擬決定:


一、對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六十萬元的罰款;

二、對韋振宇給予警告,并處以九十萬元的罰款;其中,作為直
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罰款三十萬元,作為實際控制人罰款六十萬元;

三、對李耀、張一文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三十萬元的罰款;

四、對孫鵬給予警告,并處以十萬元的罰款;

五、對董紅、許磊、陳國欣、雷達、趙亮、田迎春、董炫辰、姚
遠、翁遠、左風、張馳、蒲煒、唐文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三萬元的
罰款。


此外,當事人韋振宇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及在擔任上市公司董事
長或董事期間,隱瞞上述為上市公司關聯方提供擔保、拆借資金等重
大事件,行為性質惡劣,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嚴重損害投資者合
法權益。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及《證券市場禁入規定》(證
監會令第115號)第三條第一項、第二項及第五條的規定,我局擬決
定對韋振宇采取五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自我局宣布決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間內,韋振宇除不得繼續在原
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
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
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二條及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聽證規則》(證監會令第119號)
相關規定,就我局擬對你們實施的處罰決定及市場禁入,高升控股、
韋振宇、李耀、張一文、孫鵬享有陳述、申辯和要求聽證的權利,董
紅、許磊、陳國欣、雷達、趙亮、田迎春、董炫辰、姚遠、翁遠、左
風、張馳、蒲煒、唐文享有陳述和申辯的權利。你們提出的事實、理
由和證據,經我局復核成立的,我局將予以釆納。如果你們放棄陳述、


申辯和聽證的權利,我局將按照上述事實、理由和依據作出正式的行
政處罰和市場禁入決定。”

二、公司擬采取的措施

(一)上述《行政處罰和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中所涉事項均為
公司時任董事長在未經公司審批程序的情況下進行違規操作的情形。

對于此次行政處罰,公司已決定向中國證監會湖北監管局提出陳述、
申辯、聽證等要求。公司將積極配合中國證監會湖北監管局做后續工
作,積極整改,全面提高合規管理和內部控制水平,堅決杜絕類似問
題再度發生;

(二)公司在上述《行政處罰和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中涉及的
違法違規行為未觸及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
施辦法》第二條、第四條、第五條的規定情形,以及《深圳證券交易
所股票上市規則》第13.2.1條第(八)項至第(十)項規定的重大違
法強制退市情形。


(三)公司將持續關注該事項的后續進展情況,并及時履行信息
披露義務。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體為《中國證券報》、《上海證券報》、
《證券時報》、《證券日報》及巨潮資訊網(http://www.cninfo.com.cn),
公司所有信息均以公司在上述媒體刊登的公告為準。敬請投資者關
注,注意投資風險。


特此公告



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

二O一九年十月十七日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pk 排五带坐标走势图带连线 股票配资o配资658 百盈快三害了多少人 彩票一年能害死多少人 时时彩开奖信息 彩票双色球怎么玩 子墨号码预测 澳门玩骰子经验 什么软件可以合买双色球 51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二分彩计划有什么规律 20181102四川金7乐开奖 抢庄牛牛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出售 哪个倍投稳赚 澳洲幸运10官网平台